2007年的夏天,在大学毕业两年后,终于又像似割断了一条才系上不久的绳子,把这头系到了下头,这次是一个人,一个人把累计了四年、六年的繁繁陈陈,一件又一件地从这里腾到下一个暂且的目的地。我第一次感到如此的劳累,哪怕在过去曾重复了的数个间隙。

这次我有精细的瓷器,万里外收罗的石头、贝壳,四年读的书、写的字、画的画、听的歌、晕染的颜色,还有经过数次磨难遗留的历史的碎片,这是一次文物搬迁工程。我看着满满的一切,却无心欢喜。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城 | 0条评论 | 2015年07月20日
滂沱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城 | 0条评论 | 2015年06月17日

2013-04-10  13:13

这两日,上海的天终于见阳了,却还仍是泠泠冬日。每天忙上忙下地来来回回,都快忘记了,上海原是有春的,乍眼一瞥,哦!

 

你看,普陀的梧桐发了新芽了,虽还嫩小,可算是把悬着的心给放下了。我总以为他是不会来的。如今,恰倒近于身边,反是平淡至至,就如那时明白:且秋一到,往日满腹的翠绿也是要黄了、凋去的。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城 | 0条评论 | 2013年04月10日

2013-03-18 0:37

记初来上海

在我很久之前,也许是五年前,也许还是六年前,在第一次来上海看画展的时候,从南站,到地铁,到挤挤满满的公交车上,再到城市中央,一路看去,那是一个极其喧浮的城市。伴着尘烬,人心不安。

 

我虽不曾满城了解,却也似在那一斑驳中窥见二两。此后,便说,那城市,我是再也不去的。

 

多少年过去了,终于地,还是自己掌了自己的嘴巴,你说谁又能想得到呢?!这次来城,却也出乎意外,然而又似在情理之中。我来这,于那些年前所想的,已是不一样了,我是明知如此的。

 

于 是在这两两三三天中,尽量把自己适应其中,我能看见城市的繁华,也能看见城市的不堪。我不能逃避的是:不是我不能调节物质的享受,而是不能容忍人心的冷 漠。城市的繁华三千言不尽,而这背后的艰难又有多少人能承担呢。有时我会想,他们八九十人寄居在这狭小空洞的居室里,挣着三千、四千、五千,也许还有白 领,一万、两万、三万,为什么呢!于杭城相比,或在其他城市,他们也能有这样的,也许光是物质带给他们的,至少还是能得到些许的宽慰的。可是他们依然来 了,也许也是和我一样想的。

 

在 不断汹涌着增加中,城市像是要被挤爆了。你会在租房中抱怨二房东、三房东,甚至是四房东,在小卖部前,你会心灰营业员冰冷的双眼,在地铁里,你会像被木偶 的洪流般推陷……所幸的,我还是找到了一件不错的房间。然而,我也怕,我会怕在两三年以后,我会不会也像他们那样木讷冷冰,像他们那样凡事看着钱。

 

我 也看见孩子和孩子的父母,希望能在此工作、学习,不管辛苦还是心苦,他们不劳万里,也许也只是在乡亲邻里多加一点面子。困苦背后的虚荣又有被多少不知的人 所羡慕。如果你还懂得此事,那你:孩子的父母,你还会给自己的孩子做一次这样的榜样吗?而我们面对的,又何为人生的价值呢!

 

在这之后,我会说,我要好好努力,拿出自己的勇气。

More...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城 | 0条评论 | 2013年03月18日

2013-02-14 0:35

贰零壹贰,贰零壹叁!

一转眼,也没见得多少的日子,就这样恍惚地过去了,比任何一年都快,也比任何一年无所纪意。 从大的,到小的,也会发觉,人在这一天天过去的时辰里,没有努力,我看得见的,听得见的,似乎只能说:又过去一天了!在这样耗费的情绪里,却不断地重复着,直到年未,才回过神,我浪费了!

 

浪费了最好的时辰,浪费了最好的每一天。而在那一面,你看见我的,似乎永远的都是这么令人期待。 在离新的一年还有几天的时候,在离这年快结束了的时候,我明白转折就在这里。也终于能明白些人们常说的长大、成熟是什么,意味着什么,在这样一层层剥去之后,从内往外的盛放终于不需像蛹蝶挣破时带着痛楚了。却似乎是一夜之间就明白,以后的,靠的是自己。

 

在原本是该新年祝词的,反道不想说太多美好的话,下半年的时候,我知道越是美好的,胜握的,也许就是失败地,也清楚地明白:低矮的反倒拥有更强的生命力。在你原本计划的事情里,也许下一秒就改张,前方的道路是这样新鲜和富有挑战性。也终于能放下感情的故事,轻装行进。

 

在年末,我仍要感谢天地,让我行万里路同尝万卷书,明白一些原本天经地义的道理,在风风雨雨中懂得凡事无常的意义。也要感谢各地的人文,一路帮助我的人们,让孤单的旅程得以顺利地前行,还要感谢永恒的生命!

 

最后,依然感谢在这末后,还有你。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城 | 0条评论 | 2013年02月14日

2013-01-19 22:54 

杭城的这几日,总算温暖些了,熬过了最冷的时候,好像春天也不远了,可我仍旧是包裹得严严实实,生怕又漏进一丝的风意,说到底,这冬天还没过去,一时的温暖又能保存得多久呢!


路的两头,还有小区些许的常绿植树,剩下的,都已衰败无力,任你走再远,也是寻不着见了。


偶尔的,你还能走走断桥、苏堤,或是深夜的万松岭,望着远处,或许还是有的,可你见的,寒冬的一月,他能留给你什么?是远处的习习零落,是切身的泠泠指骨,你会爱他么!


当你明白繁华也有一日会凋谢,也能懂得绵绣终会同季节流逝,在这注定了的轮转里,你会抱着侥幸的心去等待重生还是忧心仲仲的等待死亡?如果冬天过去依旧春色,心也就安全了。怀着热情的心,这样的冬天又算什么。


近日,我看不见你的神情,却可以重想起重重不褪的痕迹,你一无所有,如同这披着厚衣被的万松岭。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城 | 0条评论 | 2013年01月19日

2012-11-29  19:24

今天晚上一个学生不注意溜到我跟前说:老师,我们这周四去吃酸菜鱼吧!我没反应就点点头了。他乐滋滋地就回到自己座位上又开始画起来了。今天考试,他们也总算稍有进步,估计也忍了很久了。

 

晚上,本还想去影院看电影,想了很久,终于在自我的纠结中走上回去的路,一路到家,什么也没干,这是两月来的写照。

 

这么两个月,没动笔,也没动脑,却也不觉得忧郁,本来想会念着说,这么一个月,我也该写点什么了,有时有那么点意思,想起笔,却又慵懒地躺下去,我也会想会不会像前半年那样,因为少动或没动笔,结果想写时什么也没有。这样的顾虑,终于也开始磨耗了。

 

八月底九月初,直到十月,因为一个陌生人,投入了感情,最后在不得已的反复中终于封存了,其实这样的结果在认识的第三天就已经意识到了,说了许许多的分手的话,最后,在十月,也许还是十一月,还是我,主动地做了我该做的事,也许他还在那头,但这头,已经空空的了,以后,有人要塞进来,估计也难了,这样的一次,时间阴差阳错地交待给了你。你却不是永远陪我走下去的人。心慢慢被掏空了,所以才像现在这样,亳无顾忌,说着做着尽是笑话的事。

 

现在的我,好像可以没有底线了,觉得一切冷了之后,想想所谓在乎也就那样的事情,人慢慢长大,我慢慢长大,却不曾想,原来竟变这样,想提起的热血,都变成默默无闻的泪水,都被风干了,就存封在那文字的深处里,你不提,我不提,就没人记起。

 

一个人回家的路上,杭州的初冬已经很冷了,风很大。

 

风很大,我会开始包裹自己,好好在乎自己的死活。从自己关心的人身上,转移到自己身上,好像这世上,可靠的、爱着的,也只是自己了。在某个杂货小铺门前,也许我还能想起你,但也就是看一眼就走了,你离开我的身体,终于,找回自己了。回到家,洗着澡,却又想着学生说酸菜鱼的事。

 

酸菜鱼,也不知怎么的就想到姐结婚那天,那天傍晚,他结完婚,送我下来,一起吃的晚饭。其实一开始还想着小姑的。有天,我的小姑说湖前镇上有一家酸菜鱼很好吃,说着非要叫盆来吃,那天晚上,到底叫了没有,已经记不清了,到底是什么时候的夜晚,也是想不起来,和小姑生活得近,什么都变得家常了一样,却还有个夫姨。

 

又是想到酸菜鱼,才记起那天下午和姐吃饭,他点了酸菜鱼,说这家好吃,非要来一盆。

 

那天,是姐结婚,从前一天的下午坐动车回来,晚上也没回家,就在外面宾馆住着,原来打算去姐夫那的,他实在太忙了,迷迷糊的已经提不了我这的神了。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姐夫那里,从早到晚的,从迎亲,到酒席,直到结束。

 

看着一个朋友,从认识,到出嫁,这样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却是深刻地感动着,而当时,就拿着相机,一路嘻嘻哈哈地拍着,乐着,原来当时不曾想,他这么嫁出去,这样的一个转折点,人生就那样发生了。

 

有人华丽,有人朴素,但就那么地在以后,有这么一个人陪你走完剩下的路程,不是你当初最好的朋友,也不是生你养你的父母。这样一个形式的离别,是欢乐,也是永恒。现在回想起来,却已经笑不起来了。和姐说起这事,才回想起说:这是一个很遥远的事情了。

 

也还记得那天天晴,寒冬的十一二月,旧屋门口的杮子树,长了些许多的果子,亲戚们说是喜的,红红黄黄的一个个,就挂在那瓦檐沿当旁,树下的人尽说是好吃,拿着细致竹杆,就像旧时的场面,七零八落。

 

树结的果终是要下树,而人的终是要自己收。风风火火,火火风风。

 

一天疲乏,无聊困去。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城 | 0条评论 | 2012年11月29日
« 之后的文章 Rivine
<< 向左走,向右走 >>
更早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