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时

他 就是一个人

不管你

来 或不来

看 或不看

在 或不在

生活再丰富

事情再繁忙

当 一分为二时

没有等待

没有琐碎

没有日常

没有了拌嘴

因为那时

他 就是一个人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2月06日

一)困惑

你不知道

一个小姑娘是否比你懂得更多

她天真无邪的笑和直白的语言

到底是打发你的幽默 还是

仅仅配合你自以为是的精深与绝伦

她所有的捧场与赞同

甚至营造的视觉意象

是安慰还是有所取获

她左手拿张白纸 右手拿支笔

给你画着斑斓的世界

也在纸的背面悄悄写上

她祈要的答案

而你不能解答

解答是没有答案时的游戏

答案是我们契定的无解之谜


外人的迷惑是正常的

没人像我们这样

你的解答闪烁其词

在他们那里更扑朔迷离 不可思议

你们的游戏已跨过时空的安全距离

无解之题或许应该早早跳过

而你沉溺其中

不也因自己就是无解之题本身

你所看到的配合与动作

是她原本的天性与方程

解答不是因为题目

也至少关于人


二)钦定

每个人

会回到属于她的地方

中间的停留与玩伴

在长长的生命之路之中显得年轻与片段

所有当时以为侧重的情感与隐秘

最终也终于变成心底飘渺的嘶笑

我们迎接自己的生命之路

连亲近的家人也不能照顾

我们赶上自己的生命之路

那路上风景的星空与枫树

也仅仅是年轻的一瞬留影

我们现在触摸的青春的手

在成为裂迹斑斑的老者之手

只有年轻与老迈相触碰才能感到震动

震动是五彩斑斓的夜与沉湎


三)像与人

多像啊

那一刻起 多像啊

身高 身型 脸型

曾经的相像只是相像

现在的相像仿佛刻在模子里

人们会找到镜中人

连排的镜子里是连排的家人

当你终于看到家人

那现实中的人就仅是过客

妹妹 弟弟 哥哥

他们也会找到家人

一代一代的家人并不在于生育的子女或更远的子嗣

在于向外看的跨越时空的镜子

有时是向上看

有时是向后看

然后相聚 相吸 相印

刻在同一个画框里

或破碎 或发黄

直到家人的离去

成为那一个孤独的你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2月04日

我怎样才能放声痛哭

以让眼泪汹涌如海泉

淹没这世界的每一角落

沉重如躺在深水里窒息

脑海里刮起的风铃般的记忆

在此刻如峰巅的古庙般响彻云堤

冬天轻扫落叶将他埋入土里

来临的春天不过是轮回的泪滴

我怎样才能放声痛哭

如巫山神水汹涌奔袭

淹没沿岸的每一个角落

在事后责骂中带着悔意

告诉那善良的人他不能承受的

告诉那善良的人这荒唐和闹剧

所有的担惊和忧虑及种种不知所措

会平息

会平息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2月03日

很多齿轮的旋转

有其自身的动力

小的齿轮带动大的

那是儿子带着父亲

有些齿轮大的粗的

那是公家与老板

带着小的层层转动

它们紧密相连

绞转着粘稠黑黄的机油

如皮肤上胳膊肘的污渍

时间久了

我们常以为是齿轮自己在转动

但仔细看

那不是齿轮自己想转动

齿轮的转动耗费那么多的人力物力

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空有一身的转动

它们兢兢业业地凭借自身仅有的技术

维持自己去生发那个转动的力

它们害怕随时的停歇与损毁 开裂

并在旋转的过程中

希望尽可能地将自己变大

以便在这满是油渍的绞挤的连轴的机器中

保持某种特殊的重要的不可替换的作用


齿轮的世界如此紧密关联

尽量生造出我们需要的作用

那为何旋转及初始旋转的力是什么

我们不知道

我们只能知道

当我们面对这一轴扣着一轴的齿轮

不能让他坍塌与停歇

我们参与进去

刚开始也不过是顺带着自以为初始的力

却在这最终的配合中明白

原来每颗齿轮都如此胆战心惊

从微弱的推动的力到自动的旋转的力

到主动的转动的力到小心翼翼的跟力

生怕卡错

生怕无用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1月28日

每个动物会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

松鼠会上树

河狸会筑坝

旱獭会掘土

但它们不会成为老鹰遨游于天际

老鹰

目光如炬

看紧猎物一冲而下

用肥美的脂肪滋养羽毛

风雨更显其桀骜不驯的英姿

但风雨不会照顾松鼠河狸与旱獭

风雨是它们的险阻

阳光柔煦

却在阴影里伺伏杀机

为了眼下的食物

不知日复一日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1月22日

雨太大

风太大

掀翻瓦片

掀起屋顶

撕开铁皮

房子漏勺般

沉甸又通透

木板 家具 被褥

在里面湿淋搅拌

一切岌岌可危

一切慌张惊叫

合着雨的噼啪声

合着风的呼啸声

神经敏感又惴惴不安的

眼 脚 手

快去外头避避

狂风大作 刮脱了伞

暴雨如注 垂如子弹

朝着怯弱的身子射击

疼痛呀 疼痛呀

眼前孩子的笑声

打向男人的惊魂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1月14日

一根筷子般长

食指般粗的钢钉

横直地徒手地打进

以免肌肉因这一折两段的

大腿骨

缺少必要的支撑而扭曲

如同建筑支架的医疗器械

在医护的怒吼下冰冷地颤栗

拉伸着刚刚倒下的盛年的青春

在场的人目瞪口呆又心生怜悯

他们的眼睛看到了切齿的忍耐

他们的眼睛看到了流淌的鲜血

他们的眼睛看到了躺平的日历

他们也看到了

一个风雨飘摇的提心吊胆的夜

已经笼罩在这晴朗白日的上空

只待事件的结束

只待伤口愈合故作镇定地起身

那是一根筷子般长

食指般粗的钢钉

牢牢地徒手地打进

多痛啊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1月04日
KH
⛰️🌳👾🌨️🍚
更早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