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会老去或死亡吗?

:会。人会老去,直至死亡。

:对于无足轻重的人,亦或浮光掠影的人来说,人会老生,直到死亡。甚至,他们不曾存在。

:他们的确不曾存在。

:但有些人却会永远年轻……

:不可能,人怎么会永远年轻呢?!

:是会永远年轻,甚至永远保有一种青春。

:你说得是明星吗?

:不,明星亦会老去、死亡。

:那什么人,会永远年轻,甚至永远保有一种青春呢?

:是曾经青春的人。

:每个人都曾青春过,也无论他们是否年轻,最终的,也会慢慢老去。

:嗯,不可否认,每个人都会老去、死亡。但曾经青春的人不会老去、死亡。

:为什么呢,他们是神仙吗?

:他们不是神仙。他们只是在最好的青春的时候,离去了。

:离去的人,哪怕看不见,也会老去、死亡。

:是的,不过,在青春的时候离去的人,在慢慢老去的人的心里,却还依然年轻着、青春着。

:所以,这就是你说的,不会老去和死亡的人?

:也不完全是。

:那是什么呢?

:是哪怕慢慢老去的人,仍然想念着青春的岁月,及那年轻时,离开他的人。

:所以,不会老去的,是情思与记念承载的那个人。


:如果,命运诚可见。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人 | 0条评论 | 2021年06月20日

原本我们很多话是可以说的,但我们又不能说了。

以防被远近之人指着说:他癫了。该拉去治病的。

但这些原本要被拉去治病的话,原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话,就像小孩子说得那么真的话,一丝也没有虚假的意思。

但我们在长大的过程中,却故作镇静地演了那么多年,埋藏了些许的岁月。以致只有零星的少数人——自己——知道。

但总有那么一个偶然的契机,如同地震,在山坳里形成的堰塞湖,当他不能化险为夷地建为水库,又没有及时地疏导,便终究是要倾泻而下的。

远近之人实在要抓着你,连自己也会感到意外,——那些原本只有少数人知晓的话一气呵成地开诚布公了。

他癫了。

在原本原是因心里不能暂时接受的,为了短暂的安慰,也为了长久的安慰,终于变成了传言。从长辈,到子女,到邻居,到远亲。

直到后来的人,也不能分辨,便传成了既定事实。

所以。

要如何防止被神经病。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人 | 0条评论 | 2021年06月12日
这个下午,一个爸爸带他的孩子来咨询画画,兴许也是路过,但更像是有那么一个念头。

他穿着简单的已经很少有人再穿出来的白色背心,松松垮垮的,但这个爸爸的眼神还是诚恳,至少,在交流的过程中,虽似听不懂我说的专业名词,却是认真。

这位爸爸显然是听不懂,也出于临时的讲解,慌乱的还未收拾的画室,也让我讲的话显得琐碎,只记得有那么几个关键词,至少我认为是重要的。

“还是看下作品吧!”虽然画册了印了很多的小朋友的作品,但是终归是书上的图。也许看实物才能让这位爸爸有个直观的了解。我拿了上周同年龄段孩子画的作品,他看着很仔细,好像终于也看到了些什么。简单地再介绍几句,又了解了报名价格。问孩子:“喜欢吗?要不要学?”

“不要”。

这位爸爸的形象,在他走后,不禁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小时候的父亲。
那时候,他也好几次带我去街上的牙科诊所,让牙医看我的牙:看要不要箍牙、怎么箍、多少钱……三番几次,最后也总不了了之,就那么走了。直到现在,都没有箍成。

我想我的父亲是真心想要给我箍牙的,至少,从他几次带我去不同的牙医那里时,是真心的,是想箍的。可是没有箍成,我从来没有像这个小朋友说过:“不要。”

不要的话,我从来没有说过,走过场的事倒是时有发生。

回想这位父亲,除了需要了解我们的专业之外,我想“财力”也会是一个方面,那孩子也很“聪明”,说了“不要”的话。

我这样感同身受般地估摸着。


我想,每个父亲,都是为自己的孩子打算、谋划的。但我们的人生,却总有那么多的不实际,在每次心想如此这般的时候,才刚刚跨进那道门槛,便不得已退出来了。“你愿意吗?孩子”、“你要吗?孩子”、“你想吗?孩子”,在每次询问孩子的背后,或许是想得到这个孩子的答案,又或许,是一种矛盾,这样的矛盾,是希望孩子能替自己说出心里的那个答案。

这个答案有时是父亲想要的,有时又非他所求,很多时候,是想要,却要不起。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好像不会说话,在这一方面,我真的不是一个聪明的孩子。长此以往,即便因为生活世故历练下再敢爱敢恨的情感背后,表面上也仍是一个“随和”的人,这样的随和,往往看上去是一种含糊、拖延,是模棱两可,是可有可无。你来决定吧!

父亲好像很不喜欢我这样的性格,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甚至觉得他讨厌我,也许还觉得我柔弱。那个妈妈口中提及的很疼我的,幼年时给我买糖吃的父亲仿如梦幻泡影。以至于那时候,逃离家庭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认识,离开这样的生活,这样的人。

父亲终归会老去,在曾经的某一天回家时,我看着父亲从路边迎面而来,突然觉得父亲很矮,比我还矮。从下往上看到从上往下看,没有经历过平视。那一刻,我突然觉得父亲老了,不再高大,也不再有性格、有脾气。但我会看到,父亲的生命还在延续,原原本本地延续在我的身上,只是,我好像有了更加深刻的对世事的认识。

“这些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

父亲说了那么多话,偏偏在长长的生命河流中,我只记住了这么一句话。

当时,还拗着性格,觉得父亲说这句话时才是骗人的。是不愿意我有这样或那么的选择,让我断了念头,虽然,当时说这样的话的时候,仅仅我在餐桌上拿手机看新闻。

然而随着慢慢地长大,我甚至一度觉得,这话中,透着一股子的“易理”与“禅意”,我开始联想,这一切都是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那么坚如磐石的建筑,亦如透着无尽虚空的气。而到现在,我则在“真”与“假”、“永恒”与“虚幻”的社会法则间来回摇摆,终究还是没有看透的,这摇摆的心绪,也令自己更加不确定了。

在“这些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背后,我想原本,他们应该是真实的、是情愿的、是向往的,只是在很多个不得已的理想中,又逐渐失去了,而后,果真说服了自己,那些都是假的,又有什么好信的呢。

既然不信,我又何必追求呢!在看似很多匪夷所思的行为、思想后头,是连父亲自己都看不透、摸不透的儿子,而这个儿子,又何尝不是父亲自己再生的形象。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人 | 0条评论 | 2020年08月28日

一个人的性格终究不能只看性格,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性格是一个人的生存方式和自我的保护机制,从生存和发展要素来看,因为缺陷,才有性格。可能不同特质的性格对不同群体的人来说是一种对方法则或我方法则,但拥有性格的本身没有错,因为其是一种生存的自立,我们不能因为其不同的特质从性格上伤害、孤立甚至切断一个人的生存法则。是想,当多数人投了一方的赞成票,那么少数方的生存权益是否会受到侵害和妥协,我们能否保证少数人的生存方式。当然,或许,从生物的社会演化,好像自然社会和人类社会已经站在了多数人的一方,那么由自然社会、人类社会次及影响生产的性格及其权益,是否应当由自然和人类社会来买单,显然自然不会,社会不会,或许当文明、制度、理解出现,会有所弥补,但买单的最终是性格本身。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人 | 0条评论 | 2020年04月08日

今天的感动是在露天泳池里认真地看了半响的云,清晰的轮廓,层层叠叠,傍晚时分的光线穿越而来,荡漾在池边,伴着水池的波澜,身体在水中漂浮。就这么静静地漂着,在水里,在水面。回来的路上,天色渐晚,在路的尽头,是这天最后的浮光。
_毕竟是不舍的。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人 | 0条评论 | 2019年08月22日

30岁的时候,觉得这个世界很小,成人成事很容易。33岁的时候,觉得这个世界很大,成人成事很难。最近这个时候,有时觉得这个世界的规则会坍塌,可是每每醒来,这个世界依旧。
_我们都需要时间和定力。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人 | 0条评论 | 2019年06月08日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人 | 0条评论 | 2019年05月03日
Rivine
<< 向左走,向右走 >>
更早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