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不争不吵

幸福是相互依靠

得一侣人

白头偕老


各降三分要求

同吃三分辛苦

互挡三分议论

共平多余猜忌


即便开头难遂

即便中道险阻

即便末路支离


生于此世

心安则定

心动则浮

万日周转

不过一夜



二)

漫漫人生中

总有一夜

最是难熬


或无声

或啜泣

或疑问

或恐慌

或闭门

或夜寻

或黑灯

或通明

或失人

或失心

或短暂

或无尽

或平静

或破碎


黎明

是答案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2年09月21日

一)

小学 某日 午回 家中

见满 父母 其友 宴酒

嘻笑 颜面 菜肉 交夹

言谈 欢声 不绝 又隐

见疑 叔友 随说 汝父

汝母 今日 得一 新房

吾顿 不觉 于喜 又作

神秘 之状 难显 实意

经说 原来 此新 此房

乃是 父母 身后 之坟

今日 新居 落成 此后

终算 得有 安心 依靠

山头 杂草 遍野 且偏

虽可 望月 晒光 有林

相映 到底 孤然 两人

从此 销骨 长归 寂寂

而下 碗酒 水沫 欢欢



二)

此日中秋,月圆虽沉,山泠云霭。

与姑驾车,送阿奶归,临别语寄。

途中思想,阿奶过往,不肯另住。

因是牵念,家中所养,六七鸡仔。

更是清静,林草秀丽,四五旧友。

前日修屋,大拆大建,锄却故貌。

难抵旧地,山川岁月,人物之情。

逢亲顾友,总要拉携,欲带观之。

不觉新秋,明月有别,光影各异。

阿奶所归,已换别处,尤其不同。

驱车半时,道路曲婉,噪音哄鸣。

门锁小院,植种一树,二三铺位。

环境周围,路人罕至,目及不识。

此乃新家,心即挂碍,也尽完全。

过去短暂,遂以长往,人地不变。

未料人世,波折旋转,难定身随。

那时门头,那时山川,那时耕作。

乘风纳凉,野物伺养,煮食送吃。

凡复岁月,不过如此,儿女探望。

咸鱼血蛤,腐乳丝瓜,棉菜麻糍。

烧柴下锅,一半为日,一半为子。

昨近供食,半股螃蟹,也当齐整。

面色清腻,不惧深暗,犹提清心。

临前唤名,特谢母亲,辛苦劳待。

等重阳日,再回再回,再且多住。

人所世途,难推事故,生咽悲蒙。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2年09月10日
什么花
一生只开一次
名贵且热烈

什么花
成片成片地开
追随且被喜爱

什么花
开在春夏秋冬
期待且被种养

什么花
无闻更羸小
偏开僻暗角落

花的命运

命运如花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2年09月07日

门口的人,路边的人,坐着发呆的人

买菜的,开车的,打字的,理发的…

你看他,现在的样子

如你现在看到的样子

如普通人一样的普通

普通到发白

普通到无力

普通到没有情绪

普通到没有历史

普通到此时不能联系过去

普通到过去不能联系此时


这是一个中年人的样子

这是一个逐渐中年的样子

这是一个肌肉松驰的样子

路过他时,我臆测着代入


可能在年轻时

他也有一个故事

或许是一些隐秘的

只有他和他的关系人发生过的

不被第三人或现在的人知晓的

不可再提不可再说不可再想的

故事

在某个夜晚,在某个房间

在某条路上,在某列车上

在某棵树下,在某首歌时


然而那样的事,你联系不到他身上

至少没了过去那事留在此时的痕迹

没有聊天记录

没有图像记录

没有云端记录

没有硬盘记录

像风吹过,没有记录

该喝喝喝,该吃吃吃

翘二郎腿时翘二郎腿

有人叫时则回神应答

如烟熏过,尽是胡渣


再看他时,我恍测想

如果他经历过那些事

如果他此时想起那时

是怎样的心情和心理

是恐惧还是羞耻

是回忆还是嗤笑

是厌恶还是向往

是原谅还是逢场作戏罢了的疏解

是倒霉还是自我感动的性质认定

如果能回到过去或未来

是希望再次发生还是绝对避免

是希望有所开展还是及时打住

是静待事态动静还是创造机会

是拒绝还是接受


可是现在孤身一人

成家的成家

单身的单身

生儿育女的辅导作业

开店经营的忙筹生意

如果有那样一件事

在一个私人的瞬间

他会如何定睛


是微皱的云朵,还是微裂的墙皮

或者,还是模糊的路人的川流不息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2年08月28日

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却不说三十到四十这十年中最重要的心路历程。


三十,至少还是青春的,带着一种欣喜,带着一种理想与朝气,也带着桀骜不驯,看世间不过如此,大有初出茅庐不怕虎的壮气。也因此,对社会的规则和市场的生产需求机制不甚明了,在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前行的路上,才才而立,虽步履幼嫩,却也勇敢地向前迈了一步,也算而立成人了。


但三十的路程才行出不久,终是也要趟进这人生历程的深水区。这是人生中一条三十与四十的界河,分隔着青嫩与盛丽,或也分隔着勇气与无力,我通过这样的想象,猜想孔子所言之下的心思。或许有人五十不惑,有人六十不惑,有人到临终前才不惑,亦或有人终生未得开窍与困惑。所以,这界河是宽的,也可能是窄的,也有人的生命中就没有界河,他们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已有人为其开山劈石,前路坦荡,无需体验立与惑,而只需知天命即可。但对我们来说,这条河无论宽窄深浅,我们总要过去,就像那“小马过河”,即便问了再多的人,求了再多的菩萨神灵,他们的答案只是出于自己的经验,最终仍全然只得依靠自己。


所以,当我们确实趟入这河,或深或浅之际,或没或出之时,那必然是心生恐惧的。他即是害怕,害怕看不见却又有感触的未知。他还是恐怖,恐怖所有失败后无力承担的后果。是绝望,绝望所有选项排演过后不得不选择既定的道路。是前后动弹不得,是深夜无尽的黑暗,是暗流带来的漂浮摇晃,是脚底不得站稳的泥沙,是挣扎呛水的最后一口窒息,是顷刻的无所意识,是最后刹那的危机反馈下的轰隆耳鸣,在黑夜,在床上躺着的却又似深陷深渊,无尽沉入。但脚尖,仍在试图探寻可能的救你一命的石头,手指,尝试能抓住一切可能的漂浮物。却尽显无力。


与此同时,是不断地怀疑,怀疑曾经的道路自信,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安然在此渡过、活过,怀疑这所有的前前后后自己亲手种下的因果。更是一种断续的疑惑,这疑惑只是存在于深夜,存在于深夜的床上与枕头边,疑惑什么,疑惑今时明日世界运行的规则,疑惑天是否会塌下来。更会疑惑它会怎么来,疑惑所有这一切背后的推动力,是什么在主导,恐怕社会秩序、组织惯性在明日的坍塌、消逝,如突临的战争,打破所有可能的延续,…让所有这一切在明日暂停与消逝,人们归复平静与静止,…乃至所有能生发的都将被消灭。但我们所做的仍在延续,但没有了全部的反馈,我们却承担所有。大厦将倾。


此时此刻,这么大的人,也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像一个无助的小孩,是信心满满而立时行途不久后的摔倒与恐惑,也是未来不惑之时所必须经过的励炼,这个时候,最需要“父母”的手再来拉一把这个孩子,最需要“爸爸妈妈”的话语再来不断地哄骗几次这个孩子。三十出头之际,是多数为人父的年纪,也是多数人重返“幼儿”的年纪。在蹦跶了二三十年之后,终于,又回到孩童之初,体验了初立到行走的心理,经历的恐惧与害怕,也终于在能走能跑之时消逝于九霄云外被自如的行动惯力所取代,只是,这次,我们都身体力行地刻入灵魂记忆的深处,久久不能忘怀。并以此为教训,训戒为后来的自己,也训戒着自己的后来者,告诉他们,不要害怕。这日夜会过去,太阳会照常升起,天不会塌下来。


当我们成功趟过,那河的在否便不是什么事情,

当我们成功趟过,那河的深浅便是个人的秘密,

或许当未来回忆,或许这河未尝不是一个戏说。


而立不惑之际,如果你也有这样一条河要过,请不要害怕,会过去的。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2年08月07日

一)

前台电脑后女人的脸

在开门营业之际

低俯在桌下扑打着粉

微紧微抿的干嘴唇

时皱时松的红眉头

手掌大的小圆镜

映着左脸映右脸

急匆匆 忙匆匆

侧脸轻挑的笑

还有点儿不满意

再补补 扑扑扑

扑扑扑 点点口红

有了口红就有了气色

再描描 轻轻揉

有了眉毛就有了精神

不用装了

这次是真的好看

左照照 右瞧瞧

细细看 粉遮了瑕

一张脸顿时有了光彩


二)

女人的脸

过了十七八岁的年纪

便一日不如一日了

红斑 暗纹 皱 松驰

折磨得心力交瘁

维生素 粗粮粉 瑜伽 跑步

开水 茶水 爽肤水 卸妆水

钱花了 也注意了

好过一段时间又来了

索性慢慢忽略这些事

一次紧绌的化妆

似乎又年轻了


三)

年轻的记忆不像电子存档

对年轻的回忆不会回到精准的时光

更像似模棱两可的打菜

这边挑一点 那边挑一点

二十五岁的年轻是在十八九

三十左右的年轻是在二五六

对年轻的认定

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推移

四十时年轻是三十

六十时年轻是五十

不能奢望过于年轻

那年轻早已不可触及

甚至不能带来什么感观的动容

如果每次的当下

能回到过去的五年 十年

便已是祈求的幸运

为此 我们稍微化妆

真像了五六年前的自己

五六年前的自己

在此刻遇上你

便是年轻了


四)

我如何能隐藏年龄

他即便不常提起

也少不了时现身影

慌忙的 还有

还有

无数盯看着我的眼睛


五)

化妆的女人 何时卸妆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2年07月26日

我们有的人

欠了几百万

有的人

亏了几十万

有些人

刚刷了几万

有些人

又借了几千

还有些人

身无分文

也还有人

留了点晚饭钱

也有人

等着上月工资

深陷恐惧


总会过去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2年07月09日
KH
人生两件事,爬山与吃
更早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