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

金字塔的崩塌从边缘开始

像沙砾没有骨头和血肉

沙砾间也没有众志成城的粘稠

他们踩站在沙砾上

一粒粒陷入沙砾的漩涡

直到沙砾湮没沙砾

成为一片无有名字的沙丘


在繁华的最高处与最中央

此刻尽情享受顶端的幸福与荣耀

那遥远四周的坍塌的烟尘

还如远山清晨朦胧睡醒的薄雾

尽显忧郁与衰愁

阳光直射这鲜艳嫩白的肌肤

此时正打了个哈欠

松软的哈欠在脚下徘徊

连着淡淡的烟尘

令脚边的沙发歪斜

那是脚下的土地歪斜

那土地连着土地

是沙砾的土地


中央到底有没有震动

繁华的中央到底能不能感到震动

只有处在繁华中央的人知道

他们晒着高脚杯与鲜肉

不知道是对远山的馈敬

还是对颤栗的激敏反应

此刻在观察者眼里

竟也不能读懂那人的消息


沙砾的坍塌是窒息的

原本他们组成钢墙

原本他们组成地基

在规训与规训之间

每个人组成他所组成的

至少有向上的力

虽然承受无上的来自顶头的力

虽然承受来自左右拥挤的力

但他们没有被坍塌

没有被此刻无数万千的沙砾掩埋

他们不能呼吸

他们没有空气


坍塌的金字塔的最高处

还保留塔尖状的形体

他们有从最高处跌落

覆盖成坍塌沙丘的外皮

阳光还能照耀他们

风儿最先把他们吹起

带去另一座沙丘


此刻

他并不希望坍塌

他希望金字塔还是金字塔

他希望上面还是上面

享受光与酒

顶着上头传递下来的压力

在底层

他可以努力往上攀爬

他在想

他是怎样的沙砾

还是无限弱小而底层的沙砾

他能不能承受伟大的体量

如同蚂蚁背负巨人的重量

发布:KH | 分类:城 | 2023-01-08 | Tags:  城市   | 浏览: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   (2022-12-26 0:49:10)

    山路  (2022-12-23 15:37:22)

    注意  (2022-12-13 10:50:24)

    夸父  (2022-12-12 0:25:39)

    边缘  (2022-12-6 14:44:19)

    不远的北方  (2022-12-1 11:13:54)

    冬雪  (2022-11-29 0:27:14)

      (2022-11-27 23:45:9)

    那村里的人  (2022-11-25 1:13:35)

    方家村教堂的唱诗班  (2022-11-25 0:46:36)

    留言 :)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