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了,梦见自己同一帮旅游模样的人去往山上。

原是去山上的一座祖庭,只是爬了半晌的路,依旧未见,便抱怨了前面带路的人,说怎还未到。却不料,话语刚毕,抬头见着一个高高的水泥阶,众人翻将过去,已是寺庙门口了。

这寺夹于两山之间,此山名何?是道天台。寺门迂回,不是新塑的,斑旧的木制结构,需绕到左手一侧才能进入。众人纷纷过去,跨过门槛,进得寺内。原来这寺建于洞内,却也不觉得昏暗,需再转过一弯,才能到大内场。

大场内,从顶上挂下的各色经幡微许有些暗尘,却也能见得红红彩彩的颜色,还有许多画面的,众人进了去,但我却被几幅壁画吸引了。壁画画在挂于连栏处的布面上,二三十公分的宽,里面是用了我平时深爱的点的绘法,主题却是达摩罗汉妖怪之类,深深浅浅,暗暗的底色显得上面的点点颜彩金盈璀璨。却还有一幅,想着再用手机拍下来,而暗风四拂,画幡不得平静,又时看见众人已入内,便跟了进去。

又往前,便到头了。靠墙往左走,就能看到一个更大的道场,里面不像往日在寺院里看得的大雄宝殿:中间主像,下边空空地放些晨会时用的垫子,而是更像基督堂里的模样。上面是讲台,下面是排排罗列的红色木制长椅,却也不见一字。

连栏走道处,有许多巴掌般大小的雕塑,有多有少,组成一些阵列。心想拍照,不料众人走进场内,东摸西看。也无法,只得寻了人少的地方,拍下几张。

看时,相片里却不见那些雕塑,只见得人,此时心生疑惑,又欲拍了几张,这几次,是只见到了雕塑,不见得人的,便更加疑惑了。

这时,大讲台上出现了一个老者,还有一个中年模样的师傅,众人突然地安静了,我却不知为何乖乖地走上前,停立于那老者的身边。

“你们玩够了没有?”只听到主讲台上那师傅发了话,下面的众人便安静了。原来他们是偷跑下山玩耍的和尚们。这时,大师傅指导着众人开始正襟念经,念的什么经?我是看不懂的。只是师傅对面的大墙处,投射了经词。

我却不念。白须老者问我,你怎么不念?

我回到:这太难了,不明白什么意思,世间人有几个能懂的。

中国13亿人口,懂的人不上十万。十万,已是我估摸着的上限了。

老者说,也还有老人们的。

“师傅”,我说,“我已经发了愿,要写一本经书,让天下人都看得很明白的经书。”

“哦?你发了愿,要写一本经书?”老者笑着说道。

“是的。”

不料,此时遥处一记雷光电闪,便觉无力,渐慢慢瘫软过去的,眼末,众人围来。

此刻,便醒了。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梦 | 0条评论 | 2018年01月18日

做梦了,梦见自己去了香港。

在香港,我搭着空中电车,去一个未知的地方,好像还有你陪。你是谁?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

到一个小镇就下车了。美丽的小镇是一个渔港,却没有海浪的声音,四周被方方正正的石头房子围绕着。只见在视线的中央,那些是彩色的,用了各色鲜活的颜色把房子刷得干干净净,像极了马赛克,一颗一颗,高高低低,连着一排。然而在这一排彩色矮屋的四周,却是各式灰色的房子,连着天空也是,整个世界好像是黑白的。

我站在这电车站的阴影下,慢慢地沿着小路走过去。原来还有一条大大的溪流。溪流的水干净透明,我就这样纵身跳进溪中,游漾起来。没半会儿。却发现,这溪无水,我原是在流淌的空气中泳动。空气流淌着,在这大溪上,我能看见溪底的石头,清晰可见。

溪底上,还间或布着近米深的坑,我努力游进去看。原来这坑里有大蛇,静静地横躺在这里面。

从溪流中出来,又来到这车站的廊桥下,看着你,对你说:不要迈出这廊桥的阴影。你却无话,只同等这车过来。

远处,是一排的彩色的低矮房子,像马赛克,连成一列。而四周,如同黑白映画。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梦 | 0条评论 | 2017年12月20日

做梦了,梦见两个特工样的人看守着我,也通过我的手机,监察着你。

只是你通过短信,给我发送了两个字:清空。 

可还是被他们发现了。我拿着手机,看见你给我发的信息,就开始往老家的屋后跑, 路过阿太家。

阿太过逝了。屋中放着他躺着的棺材。檐门口的一帮亲朋众人在吃酒、玩乐。我慢慢地走向前,一人走到山坎边的藤椅上,静静地坐进去。我努力地想哭,却很难哭出来。他们却是说着笑着的。 

我仿佛又梦见到了大学,大学的一个教室那里,一个老师在说,两匹不同的马,为什么艺术的角度另一匹好看,然后说着说着,一个艺术老师却开始阐述他的作品。

他的作品是表现哭的。

尤如水袋一样装着的眼泪从天上一袋一袋的掉下来,越掉越多,好像砸到了我的脸上。

终于地,我好像能哭一点了。 在朦胧梦醒之际好像感受到了眼泪的流淌。然而当我清醒之时,却没有一丝泪水。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梦 | 0条评论 | 2017年11月11日

一)

做梦了,做了一个很隆重的梦似的。像似一个T&B大开业一样的梦,还有同事刚好结婚的场面。

却被另一个叫声吸引了,只是听见耳里一直响着一个“母亲,母亲”一样的声音,直到从梦里醒来。原是电视忘了关,被宝莲灯里一个场景叫醒,迷迷糊想看个究竟,戴上眼镜才看到沉香正提着灯笼在洞里寻母,哭叫着“母亲 母亲”的,只是母亲在他身后,却是不见。

关了电视,看了手机时间,以为自己睡了很久,原来才近两点,这错综复杂的场景,有点让我难以入眠。想起大学刚毕业那会儿,自己因为一件事伤心,竟没控制住地在电话里向母亲痛哭。电话里头那边,母亲询问着我因着何事,我却只哭。然后母亲哀着对我说,“阿贺,你别哭呐,你这样哭,阿妈我心里也会难受”。这时我才醒来一般,向他解释说我只是做了一个恶梦,实在是被惊吓了。竟这样没控制住。第二天,他们便买了杭州的票过来看我。

大学的最后时光,原来是他们陪我这样过了。

 

二)

下雨了,雨声沉沉地打着,就像鳌江小时候的雨声那样,仿佛没有变过,直到想起小时候门前的竹林。

印象中,有这样一场雨,在近黑的傍晚,小雨淅沥沥地下来,打在竹叶上,打在屋檐上。却是有声音的,就如现在这样,近的打在近处的石头边,木板上,树叶上,滴下来,噼啪、噼啪零零散散地响着,远的打在远处的山林上,别人家的房檐上,马路上,或是更远的石板上,小溪上,密密的滴里滴里地不住地响着,好像是伴奏一般。

这样的雨声,一直在我的记忆里响着,也在下雨天时的回忆里响着。通过这细细又清晰的雨声,好像能回到遥远的过去,回到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家,也能通过这雨声,又回想起很多的琐事,见到很多的故人、朋友。但雨是深沉的,好像没有过开心的,一下雨那个遥远的心境便上来了,人也开始沉静起来。

 

三)

我想那小雨一定能把你打醒。——《抉择》

More...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梦 | 0条评论 | 2017年10月15日

做梦了,梦见自己在于一个寝室内,蒙睡着。突然一女子塞一女婴儿在我身旁,被触醒之际,告诉女子这孩子是否身体健康,安康于否。转瞬,女子听了此话将孩童抱了去。不久,又将这孩子抱来,放于我的床边,便是转眼离去了。原来,这是初落地的女婴,被刚才那一女子丢弃了。只见,这孩子也不哭闹,也不打趣,将他一翻身,却拉了一床污,还溅了我的身子。望其母亲远去,已然知道其身命缘故,便商量将他留着下来。后起身,才发现在床头边柜上,放着些父母身份信息,孩童检查报告之类,详看之余便收在电脑包内,思想日后孩子长大,也可做其寻家觅母之用。

离开寝室之后,到了校园里,也是班级模样的空间内。在那儿调整位置,后又见杭州设计合作之人,欲商量合作之事,转眼之后,又是调整位置。终于,将所有位置调正,原在第二列第二排第二个,那前面有之前已画好的书面材料。

后又做一事,原是去大厦楼下去接旧人,是大姐与其母亲。只见两人坐在长方柜形模样的移动楼梯,上又有轮椅座车,原来是为了让老太太方便上下坡度之用。转眼,拐过一弯路,追去。只见大姐在大厦一楼门口寻找他母亲。也不心急,便又和我找喝茶之地去了。路上,遇过老街模样之路,大姐只嫌弃俗弃肮脏,叫我快速过去,便找到了茶楼,上去。

不久之后,睡醒来,又见大姐,又故。便与同一起去往茶店。路上问我事情如何,便答:已有一孩,事将开始,觉成。虽身陷每日之锁事,却终思不忘。语闭,只见又至老街处,原来这里是钱仓老街,一半肮脏破败,满地污秽。大姐说要快速过去,此地如此。便两人飞身过去,捂眼捂鼻,到了路的尽头,原来已是到了码头。左手一朝江的小店,便是了。上楼,只到楼仓处,一黑身老婆在打扫店内。店内空空,虽未进入,但已然不同往日,便又突然想起,此楼是已关停的。果然老婆便说:茶楼已关!人已去了。便预下来。思想此地再无好去处,大姐同问,要往何处去?何处有清静之所?只做思量罢。

原来果然如此,原来于前一梦,说此已关,果然已关。

醒后。原是一梦。便计量着梦的时空法度,据话,应是四年后的某一时刻。此事发生。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梦 | 0条评论 | 2017年01月17日

2015-7-29 22:2:49

这原是丘陵,半带着松沃的泥土,一条小路蜿蜒而上,左右错落着石砌的土房,像似一棵长满了果子的树,远远望去,密密地看不到后头。恰时,着见一人,问我此地何名,便一 一指点,如你所见,这零落的人家,我也找寻,只是不见。长久往事,大抵相忘,亦不曾来过,是时终末,言说,这是我爱人的土地。语毕,湮哭不止。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梦 | 0条评论 | 2015年07月29日

2012-03-17  10:44

作梦了,梦见自己回至故地。

那是童年时的园地,江水已经满园了,也分不清何处是路,何处是岸,只是在记忆的深处,还些许记得,那是来时的路。而我却顶着书,雨下得这么大,手中也只有他能有所遮挡的了,却还念词。

可是念了什么,一并同那故地的情怀,忘了。

我只是想着,缘何时光流去地这样急,不待见人,便远走了,那曾是我的家,如今空无一人,连同记忆也将之淹没,也不寻找那旧时的朋友,只一人,立于这最后的一片草地,再无其他的了。

发布:rivine | 查看全文 | 浏览() | 分类:梦 | 0条评论 | 2012年03月17日
Rivine
<< 向左走,向右走 >>
更早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