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总想上来看一看

可上来过的年轻人

下山后就不是那个年轻人了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4年05月19日

小时候

我见到很多悲伤的事

但我没有哭

我只是静静地看着

看着他们哭

长大后

我好像突然会哭了

一看见悲伤便会汹涌地哭

止不下来

现在

我又不会哭了

悲伤的事也不觉得悲伤

窗外对家小孩

在黑漆漆的夜里

如同在没有电的时代

啼哭不止

且哭了几声

又歇住了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4年05月04日

我该以怎样的身姿站在你面前

柔弱的  还是坚强的  是——

哭泣怀念  还是果决冰冷

我的内心无论如何坚定

都不能在脆弱而不能伪装的眼睛处

建立丝毫的防备与信任

他的崩塌一定是毫无预兆且彻底的

即使众兵守卫教条森严

也不能在你一句两句的问候中沉静

在如常的风景之中平行

敏锐而又心思的大脑一定会去记忆

把这情境做了切片分析

原来当时的你是这样想的

而我一直蒙在鼓里

我该以怎样的身姿去见你

护肤  健身  事业  还是得体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4年04月18日

我最终还是压制住了

自计划与你约见之日起以来的欲望

打算孤身一人上路

那天的那夜

我并没有如往常一样的非分之想

而是颤颤噤噤

没有多余的话

不调皮  也不无助

没有怯露一丝可以用来抚慰的伤痛

紧张和不适应的南国的黑暗

把我们彻底地隔阂开

如同天堑

语言亦如断裂的桥索

你在这头看不到浓雾之中那头的桥堡

也感受到了深渊巨壑的不寒而栗

身影皮囊虽然清晰

各自的路却不再交集

天一明

我就一人上路了

查看全文 | 分类:信 | 评论 | 2024年02月12日

好好享受这平静的夜

也许他是最后一个平安无事的夜晚

在你未得到任何消息之前

所有的狂妄之灾在明天会席卷而来

此刻的风平浪静无需提心吊胆忧思忧虑

好好享受这平静的夜

也许他是最后一个平安无事的夜晚

在你未确认任何消息之前

所有的狂妄之灾若在明天席卷而来

此刻的提心吊胆忧思忧虑则白白消耗了

最后一个平安无事的夜晚与睡眠

好好享受这平静的夜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4年01月19日

一)

深夜

辗转反侧

摸到了手机

手中握着手机

如同握着你


二)

夜中

过了沉睡的时机

无数隐藏的问题如幽灵爬出

在这密室

不能逃脱也不能逃避

反抗只能加速被侵袭

直到黎明的鸡叫响

把我们一同惊醒

退回各自的角落

体无完肤地睡去


三)

去拥抱光

去拥抱日

日光就像阿兹海默症

会让你忘记所有

仅看见物的表面

笑的  哭的  温的  冷的

人所视觉上的呈现

都不如夜来得深刻

那是一幅幅由大脑创建的巨幕

在紧凑的时间线上紧密排列 颤栗

你无法跳跃  挑选  关闭

如同一位恪守刑条的羁押犯

被按着

一帧一帧

一帧一帧地看过去  想过去

一点

两点

三点

四点

直到黎明的鸡叫响

把我们一同释放

桎梏门丁的疲惫

转眼迈入

日光的荒原


四)

我们得抓紧

在入夜后十点半上床

躺平身体

调匀呼吸

放松眼球

懈下牙关

还有你形影不离的手机

在这之后就不要放动响的声音了

以免刺激伺机的幽灵

黑夜并不是你的庇护所

睡眠才是


我们得抓紧

最迟十一点

其实已经晚了

因为总有冲动

以为自己可以

其实不行了

很难


堡垒的坍塌只在一瞬间

在你以为可以之时

为时已晚

你只能体验漫长的摧残

直到黎明的鸡叫响

逃过一劫的你记住教训


我们得抓紧

在入夜后十点半上床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7月14日

我们要感谢这个社会

感谢这个还在自驱的社会

因为它并没有因你想的那样

崩溃  坍塌  无意义  及突然的解散

它在每个夜晚过后会如常地前行

欣喜  热闹  忙碌  甚至狂欢

你在里面只需安心地做颗螺丝钉

所有的设想和计划会有人回应

你的饥饿和渴望会得到满足

总有人路过你的身边看你一眼

无论那一眼是他获取还是你获取

或者就是平白无故地没有焦聚的一眼

向你恍惚地看来


我们要感谢这个社会

虽然社会中的我们并不如意

但它还在明天太阳升起时

正常地前行

社会的崩溃  坍塌  及突然的解散

才是一切噩梦的开始

人们不再流动

财富不再流动

你将渐渐消耗

一无所有

衣衫褴褛

剥树吃皮

整个世界如天崩地裂的锣鼓

在你的头顶薨烈地敲响

比你想象的已知更可怕

查看全文 | 分类:尘 | 评论 | 2023年03月28日
KH
⛰️🌳👾🌨️🍚
更早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