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3-05 173121.jpg

查看全文 | 分类:品 | 评论 | 2024年03月05日

2024-02-21 154748.jpg

查看全文 | 分类:南国 | 评论 | 2024年02月21日

一)

漫山遍野的公公

正长在时令上

但我们还是需要找寻

他们隐藏在放眼的绿色之中

只有精细的目光

才能找到偶尔游离偶尔满片的

点点星尘

你会惊讶

你也会惊喜

那整片的果子如同紧密的家族

寄挂在枝头等我们采摘


你巡得的那棵

正在杨梅树的枝头

得用了斧头把多余的枝条砍去

才能得到脆弱的鲜红


而我也搜搜转转

终在一棵高大的松树上发现

而在此之前

我们也曾无数次相逢


松树很高很高

但我还是爬上去了

虽然离地的每几米处

横插着几根木棍以供垫脚

但若往下俯视

仍觉胆战

身旁虽有近岸般的山坡

但若向其转移

仍觉艰难


二)

山野之中

你的坟前

放了张床

接连的坟前

接连排放着床


我在你的坟前

准备睡下

此时夜幕降临

繁星正准密布

低矮的灌木丛

放着空调

清冷的风

一直把我吹向山岙

吹向不断向下滑落的时空隧道


三)

你来了

说要见我

在重庆般的都市里

时空隧道在手机中穿梭

那录成的影像

强烈的节奏脱离于现实

满屏的高楼与巷道转瞬即逝


你来了

说要见我

但你心里念怀着粉干

说只有山下的那家店才能满足

你要我下山

满山的床

清冷的风

你能感受到吗

如果你不提醒

我在梦中

也不会害怕

查看全文 | 分类:梦 | 评论 | 2023年11月12日

一)

夜半沥雨

在朦胧睡眼中看见了这个春天的第一记雷光

雷声没有在心中默念三秒四秒后如预期般哄响

而是又过了几秒

才闷闷地滚折过来

不惊天动地

正在熟睡中的父亲们  妻子们  儿女们  农民们

如不因这轻细的雨声而幻醒

今年的第一声雷

算是白打了

人们会在下一次更大的雷声中庆祝

在朋友圈中发图感慨

新的一年的春天到了


二)

在这第一声雷响前

或在第一声雷响后

我在梦中

因为接二连三的飞机事故

遮遮藏藏

见到了多年不见的你

那是相似的背影

却也如过去般隐晦

直到在朋友的簇拥下

终于和你打了照面

那脸己不如我过去之所见的青春  丰满

至少也失去了笑容

那不是生活岁月留下的痕迹

那是多年不见的梦的痕迹

梦的干瘪使梦中的人干瘪

梦的无期无望让我们这次难得一见之面

也无期无望  无厢可言

你变老了

等我醒来

我意识到这绝不是你的现实之老

但那样的脸及眼色

却在我现实为你设置的影集中

深深地打印了一张

并粘放在这影集的背后

直到我无论如何翻动

我终会翻到这张无趣的

与我所见所思相差极大的

瘪瘦且不甚谈笑的场面


三)

春天

应该都是一样的

每一年的春天都会有人期待

每一年的春天都会有人哀怨

只是对春之情

一年一年

换了一轮又一轮

只道今年

逢恰是我


四)

在春天老去

至少是一件幸事

至少轰轰烈烈

如若在秋

也更添悲愁

软弱无力的老人在这急速的冷却之中

甚至可能不告而别地死去

春天还有一口气

缓解了你无数的痛

百花争景像是安慰人心

体贴地轮番照应

或许在夏天还能回活过


五)

我们都老了

春天属于春天之人

查看全文 | 分类:梦 | 评论 | 2023年03月20日

一)

从立春开始

我就在等待一个温度

阴雨隆罩 寒风刺骨

等待一个温度能化解

剥去身上厚重的衣服

15℃

是植物们安全越冬的日子

是他们生根发芽的日子

15℃

所有的植物开始厚积薄发

板结的泥地开始被破土

芽头悄溜溜地

像极了和你玩捉迷藏的孩子

闷闷地笑  又严肃着

轻手轻脚  又磕碰着

你知道他们在哪里

事实上

或许从立冬开始

只要温度稍有回头

植物们就会蠢蠢欲动

跟着父母讨要零花钱似的

口袋里能多一块钱便多存一块钱

扣扣藏藏  不舍得花

偶而换吃  也抿好久

二月的15℃

总是来得缓慢

偶尔中午时分到来

也是匆匆跑过打个照面

更久的日子是

你越是等待

他越是不来


二)

如果该来的会来

我们又为何等待

是此时有什么盼望的事

还是什么需要交待的事

如果不来的不来

我们又为何等待

是此时有什么着急的事

还是什么需要化解的事

查看全文 | 分类:信 | 评论 | 2023年02月15日

浙南春夜雨消沉,

入梦湿泞銺耳声。

三两狐事疑此至,

惊觉黑蒙直现实。

查看全文 | 分类:诗 | 评论 | 2023年02月09日

我怎样才能放声痛哭

以让眼泪汹涌如海泉

淹没这世界的每一角落

沉重如躺在深水里窒息

脑海里刮起的风铃般的记忆

在此刻如峰巅的古庙响彻云底

冬天轻扫落叶将他埋入土里

来临的春天不过是轮回的泪滴

我怎样才能放声痛哭

如巫山神水汹涌奔袭

淹没沿岸的每一个角落

在事后责骂中带着悔意

告诉那善良的人他不能承受的

告诉那善良的人这荒唐和闹剧

所有的担惊和忧虑及种种不知所措

会平息

会平息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2月03日
KH
⛰️🌳👾🌨️🍚
更早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