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苦难

直白 彻底 明确

有些苦难

却十分懂得隐藏

在繁花似锦 烈火烹油的背后

是无限的等待查收的帐单

长长的帐单

用时间 用岁月去交付

换不来一个子儿回报

心力交瘁 左防右防

暗流涌动 筹谋划策

直到肉销蚀骨

两眼空空

一生去了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门外 | 评论 | 2023年02月01日

小时候

我在阿公口中 听说了弟弟

但我没见过他 他在哪儿呢

他们给他取了 风一样的字

如山间的狗子 跑得飞般快

他现在在哪呢 我没见过他


长大点

偶尔在饭桌上 碰到了弟弟

连日没见到他 他在哪儿呢

他被追着回家 风一样的跑

如街头的狗子 不知何处是

他现在在哪呢 家里没有他


再大点

我只能通过节 见到了弟弟

平常没有动静 他在哪儿呢

他到处地工作 风一样的换

如社会的狗子 不能被圈养

他现在在哪呢 别处没有他


及眼下

临时手机群里 刷到了弟弟

几年没有消息 他在哪儿呢

他也到处奔波 风一样的过

如世间的狗子 只短暂停息

他现在在哪呢 聊天没有他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2年12月16日

一)

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不争不吵

幸福是相互依靠

得一侣人

白头偕老


各降三分要求

同吃三分辛苦

互挡三分议论

共平多余心忌


即便开头难遂

即便中道险阻

即便末路支离


生于此世

心安则定

心动则浮

万日周转

不过一夜



二)

漫漫人生中

总有一夜

最是难熬


或无声

或啜泣

或疑问

或恐慌

或闭门

或夜寻

或黑灯

或通明

或失人

或失心

或短暂

或无尽

或重圆

或破碎


黎明

是答案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2年09月21日

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却不说三十到四十这十年中最重要的心路历程。


三十,至少还是青春的,带着一种欣喜,带着一种理想与朝气,也带着桀骜不驯,看世间不过如此,大有初出茅庐不怕虎的壮气。也因此,对社会的规则和市场的生产需求机制不甚明了,在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前行的路上,才才而立,虽步履幼嫩,却也勇敢地向前迈了一步,也算而立成人了。


但三十的路程才行出不久,终是也要趟进这人生历程的深水区。这是人生中一条三十与四十的界河,分隔着青嫩与盛丽,或也分隔着勇气与无力,我通过这样的想象,猜想孔子所言之下的心思。或许有人五十不惑,有人六十不惑,有人到临终前才不惑,亦或有人终生未得开窍与困惑。所以,这界河是宽的,也可能是窄的,也有人的生命中就没有界河,他们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已有人为其开山劈石,前路坦荡,无需体验立与惑,而只需知天命即可。但对我们来说,这条河无论宽窄深浅,我们总要过去,就像那“小马过河”,即便问了再多的人,求了再多的菩萨神灵,他们的答案只是出于自己的经验,最终仍全然只得依靠自己。


所以,当我们确实趟入这河,或深或浅之际,或没或出之时,那必然是心生恐惧的。他即是害怕,害怕看不见却又有感触的未知。他还是恐怖,恐怖所有失败后无力承担的后果。是绝望,绝望所有选项排演过后不得不选择既定的道路。是前后动弹不得,是深夜无尽的黑暗,是暗流带来的漂浮摇晃,是脚底不得站稳的泥沙,是挣扎呛水的最后一口窒息,是顷刻的无所意识,是最后刹那的危机反馈下的轰隆耳鸣,在黑夜,在床上躺着的却又似深陷深渊,无尽沉入。但脚尖,仍在试图探寻可能的救你一命的石头,手指,尝试能抓住一切可能的漂浮物。却尽显无力。


与此同时,是不断地怀疑,怀疑曾经的道路自信,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安然在此渡过、活过,怀疑这所有的前前后后自己亲手种下的因果。更是一种断续的疑惑,这疑惑只是存在于深夜,存在于深夜的床上与枕头边,疑惑什么,疑惑今时明日世界运行的规则,疑惑天是否会塌下来。更会疑惑它会怎么来,疑惑所有这一切背后的推动力,是什么在主导,恐怕社会秩序、组织惯性在明日的坍塌、消逝,如突临的战争,打破所有可能的延续,…让所有这一切在明日暂停与消逝,人们归复平静与静止,…乃至所有能生发的都将被消灭。但我们所做的仍在延续,但没有了全部的反馈,我们却承担所有。大厦将倾。


此时此刻,这么大的人,也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像一个无助的小孩,是信心满满而立时行途不久后的摔倒与恐惑,也是未来不惑之时所必须经过的励炼,这个时候,最需要“父母”的手再来拉一把这个孩子,最需要“爸爸妈妈”的话语再来不断地哄骗几次这个孩子。三十出头之际,是多数为人父的年纪,也是多数人重返“幼儿”的年纪。在蹦跶了二三十年之后,终于,又回到孩童之初,体验了初立到行走的心理,经历的恐惧与害怕,也终于在能走能跑之时消逝于九霄云外被自如的行动惯力所取代,只是,这次,我们都身体力行地刻入灵魂记忆的深处,久久不能忘怀。并以此为教训,训戒为后来的自己,也训戒着自己的后来者,告诉他们,不要害怕。这日夜会过去,太阳会照常升起,天不会塌下来。


当我们成功趟过,那河的在否便不是什么事情,

当我们成功趟过,那河的深浅便是个人的秘密,

或许当未来回忆,或许这河未尝不是一个戏说。


而立不惑之际,如果你也有这样一条河要过,请不要害怕,会过去的。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2年08月07日

月动枝鹊架高桁,

水映妆奁拭尘霜。

长情久待今朝日,

红裙可教君相识?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诗 | 评论 | 2022年08月02日

多年以后

在夏天的每一个夜晚

我仍然保持着听歌的习惯

那些旋律 那些歌词

如我对你所说

亦如对自己说

在黑夜里 如星光

从东边 到西边

从这边 到那边

一夜一夜 年复一年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信 | 评论 | 2022年04月26日

2011-01-18  12:34


这雪不冷,或甚还微带暖意,轻柔地散落人间,好似为最后的冬天带来的可回忆的往昔。


我颤颤偎偎,虽身处暖境,可听不见言语的玻璃窗门外,他们看起来怎是这般幸福,只是这久远的孤独感又侵袭而来,挡不住思绪飘向远处那端的却任是未见的你。


又是一年时,我们已不得联系,你在江那头,我在江这头,虽阡陌交通,但也只好寄予此时同天之雪,传念。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城 | 评论 | 2011年01月18日
KH
⛰️🌳👾🌨️🍚
更早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