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绝境之繁华

由砖石的建筑

立砌于这土地

当下喧赫之盛誉

由不灭的香火

荫盖于这世间


开元寺 钟楼 天后宫

中山路 东湖 清源山

……

每个名字都有人注释

由过去的人

由现在的人

由网络的人

注释他过去之荣耀

注释他眼下之名声


却有一深夜

当我再次回忆起他时

却是感觉孤独的

孤独在浔埔村的丰海路

孤独在泰禾广场摩天轮

孤独在大街小巷的半空

孤独在或静或闹的寺庙


尤其在他入夜后

昏沉悠远的灯火

只在路边与街头

尤其在他新建地

了无声息的人流

只在零星的座椅


孤独且是此城的生息

竟与我全无关系

我只不过是他的过客

而已

没有享尽喧闹后的可归

没有谈尽人情后的可靠


这只是一座孤独的城市

像一个靡靡而活的老人

他讲述

有人来听

但没人与他生活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城 | 评论 | 2022年08月23日

2012-01-22 11:10

一) 

已经三日了,魂魄还未能寻回,也不曾急,竟放任着他,游念于故地。

却也不将他说与别人听,只令这寄挂的,悠悠难平。

他不是被强行拉了去,但这一眼,已着了魔,原来有如此心意,平静处,又怎能束神魂于肉体?只愿他归于你时,将他收放,便是凡胎的感激了。

二)  

这肉体已在此地休躺了近三日了,却是无人来认领的。

我看着他,他还未尽腐烂,只是气质上有些许败损,竟还完整。

我不知他因着了什么样的病,令其神思空乏地忧伤,而心口处,还有温薄之气,像极了不愿离去了这人间的似,原还有挂恋的。

原还有挂念的,只是那人这样不懂他的心,临死处,竟不现予这双眼,令他无得饱满心之所爱,残思于迫寒的年夜。也不觉着冷了,这体温已不起伏,任着泠冽的漱冲着身筏。

我看着他,又如何落得泪,只是这活着的,也无人家。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12年01月22日

一)2011-12-13  21:04 

清冽的冬天不愿培育质的胚芽

恐怕俗念粘沾了洁白的枝丫

他放任了心的忧惧

以为这般还是以往的他

也不知浪漫何时与此相拒

只是风寒仍旧奔忙于天涯

遥望不见旧友的夏


二)2011-12-19  10:31 
胸中烦绕

数语涌来

无从发续


曾是一眼的闪耀

如今是轻浮转逝的背影

不敢留念


那是描写此城的迷茫

只因倾你一身之所恋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11年12月19日

2011-12-07  0:23

悠扬的洞箫声已在床头案循环几遍了?

而我还不能悉知他背后的故事,只是他这样反反复复教我不经意间沉沉陷入淡淡回来他陈述了那么多却失神了。

还分明地感触他历久弥辛即便不使得见于双眼长漫在不眠的黑夜里的是我眼见他的脸是岁月这岁月生生感念而来的:是柔情、是盼见、是五月艳阳下的花蕊。

可他消逝了。

经世的几年已是由由地平静了但他化作的声音却是我不敢探望的。人渐老去时将提的光影过往为何羞愧了他是那么理直气壮那样勇敢在深深处他曾是我的真诚我怎能不忍相见呢!

只令我无所可爱把青春辜负了。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11年12月07日

2011-11-07 23:20

有缘若是再见,无缘不过从前。

姻成凡有天命,曲散何况人心。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诗 | 评论 | 2011年11月07日

2011-09-17  00:24 
 
辉煌丛生的城市里,即便将近零点,仍是川流不息,一个女人,光赤着脚,穿着些旧的玫红色衣服,黄灯下。

姑且这是在看风景,我从他身后走过,也许这晚他还无居住所。

他安静,双手挽着小腿,四十几岁的女人在这时能干什么呢?不像男人路边倒头可睡,也没有朋友闲聊天,望着霓红的街色,竟无半份关于他的。又想着多少离了家的人,年岁长了,也渐渐流浪,最后孤眠于世间,他们原来也还是属于社会的,却慢慢地只属于自己,最后也只属于令人销寒的虚空。

远处,我再回头,远去。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城 | 评论 | 2011年09月17日

2011-08-09 17:17

好象很久没来人间了一样,即使他烦杂喧闹,仍眼望着这周遭的,痴痴地看着一切,这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些什么,即是一种久远未见的感觉,又是莫名其妙,可真是疏离地太久了。

今天,朋友邀请唱歌吃饭,心里却实无思想,竟找不出这冲动妄想了,傻傻地找到这也不知下一步该干什么,思维久了反而觉得不出来的好。

桌对面坐了一位阿婆和他孙女,婆婆拿着从店里要来的塑料袋,时不时地偷偷地瞥眼孙女手中吃的,孙女叫他吃也不吃,又不安坐,阿婆们都是这样的吧。

想起自己的奶奶也是,每次回家,总做很多吃的,都说饱了可还是寻思着做各样式的吃的,还送到床头,双手递上,他们就在这吃上每天一上一下,真是辛苦极了。而现在,却还依然想努力地吃他的,人活在世,一天少似一天,他担心地正是不能长久地看着子孙快乐,他期望的也只是能看着子孙健康这么简单了。所以他尽量这般,我也尽力多回回了。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11年08月09日
KH
⛰️🌳👾🌨️🍚
更早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