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浅浅

喜欢贾浅浅诗的人,我相信他们是真心的喜欢,而觉得恶心的或拒之于千里之外的也定然相其似。


这不禁让我想起很多相似的言论或所谓做法:如,我听说好看的狗养多了,养久了,养深了,反过头来会喜欢养类似斗牛犬之类的很丑的狗,觉得耐看、有趣。也看过某著名中国饮食纪录片导演在其某次纪录访谈中提到过那些类似猎奇式的带着鲜血的料理,并啧啧称奇鲜美无比,很难想象他是拍出那么色香味美的饮食纪录片的导演。


兴许他们都深爱过乃至深陷其中不可自拔,所以从一开始的入门到美、到经典,最终是大破大立的另一边的“险、恶、丑、绝”,我们也才可在对人的无限理想化的崇拜之上,又造设出了对人的无限破坏式的刑罚手段、战争、淫虐。其实如果按这人的人性发展,那么任何行业都有极美与极丑、极善与极恶,只是我们在不同的行业或还未到达那深处的境地,便也不能理解,就如普通的人其实也并不欣赏美一样,欣赏美的也因还不深足所以不能欣赏丑一样。如果“险、恶、丑、绝”是所有人性所谓积极向上的对立,也或许是人性所能达到的尽头。所以中国人从很早很早以前,就认为已经看透这事物的两头:他们彼此其实并没有带来多少好处,便提出“中庸”的哲学观念。


今天我们在诗词领域看到了贾浅浅,那诗词的历史中又何尝止此一个贾浅浅呢,只是那些在历史的角落,从来不像今天上得了台面,受道德及圈子隐匿的关系而维系着绝大多数的大众读者对诗的理想化想象的建筑,只是今时今日摆上来,给大家看到了。更甚的是,我们又何尝不是早已经在其他行业中已经看到了比屎比尿更露骨的事情呢?只是那做尽的事情太多,我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吃人的都有,还有什么不能吃。因此,我们的大众,在此事之后,或许也终于明白,那美的、理想化的,也终有丑恶的一边,西方美术史,称之为浪漫主义,即美到极致,恶到极致,终归浪漫。


对于人类的想象,对于人性的想象,是有束缚的,前有希特勒,后有日本兵。上有天堂,下有地狱。经此贾浅浅,也算正大光明的起来,但也算掀了桌子,藏在桌子底下的,都见光了。从此,你看你的,我读我的,正如有人爱喝茶听婉转优雅的曲戏,有人专挑砍头乃至更淫虐的不至生不至死的刑场看,谁都一样。只是终于,今日的诗坛,又多了一块招牌,多了一个消费地,你骂你爱,他都受了。明日,隔壁,见此行招牌如此生意,渐也开始效仿,慢慢的却也成了一条特色街,那头的,看生意不好,也偷偷摸地打听,迁建过来,不一年会儿的功夫,尽全然了。只是果伤风化,一政令下,改行的改行,换门面的换门面,私底下的私底下,那春光明媚又照来,好像又好了。

发布:KH | 分类:观察 | 2022-08-31 | Tags:破碎的艺术观   | 浏览: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 见枯鹃怀感  (2022-4-23 3:50:6)

    艺术如何普及大众  (2020-1-27 14:31:40)

    怎么学习?  (2020-1-6 0:15:1)

    破碎的艺术史观  (2020-1-3 1:49:3)

    我们应该拥有怎么样的教育?  (2019-12-30 9:50:9)

    首先要审美  (2019-11-30 23:32:13)

    观现下书法  (2019-11-25 15:29:48)

    快乐学习  (2019-11-19 23:6:35)

    艺术的价值  (2019-11-17 0:27:32)

    如何看待儿童画面  (2019-11-12 23:42:56)

    留言 :)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