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的烟火

一)

2018,年初一。

不像往年一样,去买一大堆鞭炮。

年前的三十那天,父亲特意打了一个电话来,说回家时不用再买那么多的鞭炮了,他已经买了很多放在家里。本来,今年其实我也不想买的。

年岁渐大,又搬了几次家,每次回家已经没有了小时候一众伙伴朋友相互玩嬉的热闹,买炮,放炮,好像成了过年的一个流程,早没有之前的激情。

但家里有个小孩,好像又点燃了心里的火花,毕竟他那么炫丽,又有谁会待他冷冰冰。只不过不同往日的是!现在我开始站在了大人的角度,从这样的高度看小孩玩,或是给不敢点火的孩子点火,就像小时候我的父亲一样。今日,我又看见父亲给侄女点火,小侄女很开心,父亲也很开心,仿佛二十几年来不曾度过,仍是嘻嘻哈哈,点得开心,教得耐心。

年月日复过去,一年老似一年,一日大似一日。在我们一年见不了几面的这几日,鞭炮声如同那钥匙打开保密箱一瞬间的咔嚓声,箱子打开,仿佛可以重拾起过去年岁的记忆。

 

二)

在我很小的时候,或许是三岁,也许是四岁。

那是我有生记忆以来的第一个年,黝黄的电灯下,母亲在灶台上做爆花米。有几样菜,其中有一样是冻胶,盛在白瓷碗里撒上糖,就能干干地吃一碗。

那一个年,天很早便黑了,我不记得年夜饭的场景,却还有一幅幅放烟花的画面。那一年,放烟花可真是奢侈的事情,至少,往后几年,便不曾有过放烟花的记忆。

烟花很美,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升到空中的火花,“入~入~入~”,一声响便是一飞花。烟花不大,没多久,也许十响二十响便消停了。我舍不得扔,便一个人站在檐门口静静地看着他,连微微地火苗也熄灭了。

第二天,年初一。一人早起来到后房,却看见废弃的烟花盒扔在灶柴堆里。我捡出来,拿到后门口。

这是一个清冷的早上,但有阳光,烟花盒外皮是一层大红色,还新艳着,只是开口处有了灼黄的燃烧过的痕迹。我试想一探里面的究竟,便想着撕开上面那层薄薄的红色纸,发现还有未放的完好的烟花,于是就寻着导燃线。

找到导燃线的我,没有那么激动,只是去灶台上拿了火柴,把烟花盒放好,便点燃了。 “入~~入~~入~~”,一声声响地烟花飞上清冷的天空,在那棵梨树旁闪过,像亮片般撒落,留下一股淡淡的青烟,渐渐地随风飘走。

更多
发布:rivine | 分类:城 | 2018-02-17 | Tags:记忆    回忆   | 浏览: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   (2021-11-17 0:53:14)

    错误  (2021-9-27 1:18:12)

    父亲的无奈  (2020-8-28 20:35:26)

    生气  (2018-5-31 2:40:25)

    生机盎然  (2018-2-16 23:37:52)

    门前  (2018-2-6 15:17:9)

    雨中一梦初觉醒  (2017-10-15 3:8:56)

    江南  (2016-6-26 11:53:48)

    想起小学课本里的春天。  (2016-2-5 13:53:53)

    那晚姑姑们表演了偷鸭的小品  (2015-12-25 3:13:20)

    留言 :)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