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大人面前

永远都是小孩

他们知道

什么结会过去

什么结过不去

而我们在乎的

不过是眼前

他们吃过看过尝过

知道一时的酸甜

也知道一世的苦辣

他们的苦口婆心

虽然可能一时难以接受

但却是终生受用

如果我们听他们的

虽然可能一时难以接受

但转眼就能受用

爱不释手

如果我们能早点听他们

过去也不至于烦困至此

眼下

或许我们也将要成为大人

大人的职责

就是教育小孩

让他成为不终生困苦之人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观察 | 评论 | 2023年02月07日

一)困惑

你不知道

一个小姑娘是否比你懂得更多

她天真无邪的笑和直白的语言

到底是打发你的幽默 还是

仅仅配合你自以为是的精深与绝伦

她所有的捧场与赞同

甚至营造的视觉意象

是安慰还是有所取获

她左手拿张白纸 右手拿支笔

给你画着斑斓的世界

也在纸的背面悄悄写上

她祈要的答案

而你不能解答

解答是没有答案时的游戏

答案是我们契定的无解之谜


外人的迷惑是正常的

没人像我们这样

你的解答闪烁其词

在他们那里更扑朔迷离 不可思议

你们的游戏已跨过时空的安全距离

无解之题或许应该早早跳过

而你沉溺其中

不也因自己就是无解之题本身

你所看到的配合与动作

是她原本的天性与方程

解答不是因为题目

也至少关于人


二)钦定

每个人

会回到属于她的地方

中间的停留与玩伴

在长长的生命之路之中显得年轻与片段

所有当时以为侧重的情感与隐秘

最终也终于变成心底飘渺的嘶笑

我们迎接自己的生命之路

连亲近的家人也不能照顾

我们赶上自己的生命之路

那路上风景的星空与枫树

也仅仅是年轻的一瞬留影

我们现在触摸的青春的手

在成为裂迹斑斑的老者之手

只有年轻与老迈相触碰才能感到震动

震动是五彩斑斓的夜与沉湎


三)像与人

多像啊

那一刻起 多像啊

身高 身型 脸型

曾经的相像只是相像

现在的相像仿佛刻在模子里

人们会找到镜中人

连排的镜子里是连排的家人

当你终于看到家人

那现实中的人就仅是过客

妹妹 弟弟 哥哥

他们也会找到家人

一代一代的家人并不在于生育的子女或更远的子嗣

在于向外看的跨越时空的镜子

有时是向上看

有时是向后看

然后相聚 相吸 相印

刻在同一个画框里

或破碎 或发黄

直到家人的离去

成为那一个孤独的你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2月04日

大厅里

红旗燃烧 英雄冲烽

那黑白的影像却近乎填满了色彩

视觉上鲜艳夺目 浓烈感人

底下依次栉比的座位和观众

在这荧幕前显得渺小而健壮

我偷瞄了眼

被这巨大的宇宙所吸引

他此刻所用尽全力的高呼

令底下的世界的人们一遍一遍

一遍一遍地重复他所用尽的一切

那声音振聋发聩 洗心革面

人们的感染是深刻的

是从脚趾到喉崖

是从内到外

是把自己完全吐露与翻拧

这一刻

我们不仅收复了卓越的过去

至少也满腔热血启发着未来

我们终究拥有了所有的

欣欣向荣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梦 | 评论 | 2023年02月04日

一根筷子般长

食指般粗的钢钉

横直地徒手地打进

以免肌肉因这一折两段的

大腿骨

缺少必要的支撑而扭曲

如同建筑支架的医疗器械

在医护的怒吼下冰冷地颤栗

拉伸着刚刚倒下的盛年的青春

在场的人目瞪口呆又心生怜悯

他们的眼睛看到了切齿的忍耐

他们的眼睛看到了流淌的鲜血

他们的眼睛看到了躺平的日历

他们也看到了

一个风雨飘摇的提心吊胆的夜

已经笼罩在这晴朗白日的上空

只待事件的结束

只待伤口愈合故作镇定地起身

那是一根筷子般长

食指般粗的钢钉

牢牢地徒手地打进

多痛啊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1月04日

我们

他们

他们 曾经是我们

我们 仍然是我们

我们 什么时候

成为他们

他们 不再可能

成为我们

当其中的 我们

成为他们

他们 我们

划清了界限

当我们看到他们

也思想成为他们

我们失去了

我们矛盾了

我们抵抗了

我们歇斯底里了

他们

只看着我们

听不到声音

我们

也看着他们

听不到声音


如果偶尔有声音

被我们听到

被他们听到

尽是反对的声音

竟是反对的声音


他们 曾经是我们

我们 仍然是我们


我们 什么时候

成为他们

他们 不再可能

成为我们

当其中的 我们

成为他们

我们 他们

划清了界限

当我们看到他们

也思想成为他们

我们失去了

我们矛盾了

我们抵抗了


于是 终于

他们叫我们——

他们

我们叫他们——

他们


我们

从来没有统一过

我们

从来不是一群人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观察 | 评论 | 2022年12月16日

如果我们可以生一个孩子

或许我们可以冲动地完成

对彼此幸福的期待 不至

物质与出身的借口 阻拦

我们勇敢的心灵与意志


如果我们可以生一个孩子

或许我们可以说服更多人

尤其面对众目睽睽 忧虑

自契定的天地习俗 观念

可会照顾我们良善的心


如果我们可以生一个孩子

他可以得到双重于世间的爱

可以得到双重的温柔与体贴

生活在理想与目光之下

依偎在月色的回家之路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2年12月13日

一)烛光

又玩到了天黑

夜晚 母亲点着蜡烛

坐在我身旁 手把手教我写字

油昏的烛光 只能照亮田字格

那么大的地方

那边大的后山

那么大的村庄

黑漆漆

昏暗暗

只有窗前的这点烛光

只有练习本泛的游光

手把手 慢慢地

昏沉沉 一笔一划


二)作业

课堂上

老师点了我的名

问我作业写了没

竟是那么着急

我不知道昨天还有作业

昨天好像也没上课

怎么突然就问我要作业

“我写了”

“在哪里 拿出来”

我下意识地翻着书包

书包里 没有作业

“在家里”

“走 回家里 拿过来”

“哦 好”

我跑了老远的路 从学校

到家楼上 打开柜子

翻了很久 翻了被子

一层层地都翻了

确实没有 怎么会没有

又翻了很久 翻到昏头

我知道 那里没有我的作业


妈妈叫醒了我

床上 我睡着了

她笑着问我

“你的书包呢”

我的书包

我的书包

“你的书包

  央央姐给你带回来了

  老师说 你作业没做”

傍晚 放学了

我的作业呢


原来 央央姐 有读书


三)训话

舅舅家 金庄村 又唱戏了

妈妈连晚带我去看戏

五色流彩 我和如意

忘我的人群中的忘我

被母亲拉着说悄悄话

“舅舅家里有好吃的给你吃

  走哩快”

懵懂忘乎之际

我转身跑过马路

推开门

语文老师-班主任 坐在中前

那昏黄的酒桌上

摆满了吃的

他们 说说笑笑

身后 咿咿呀呀

我低压着头

被母亲推拉到老师旁

他们 说说笑笑

“……怎么样了”

“……知道了吗”

什么也听不清

我什么也听不清

鞥 鞥 鞥

“听老师说的

  去吧 去看戏”

母亲 说着 笑着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南国 | 评论 | 2022年11月28日
KH
⛰️🌳👾🌨️🍚
更早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