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雪

我的第一场大雪

下在我的小学课本里

厚厚的 像被子

盖住了 田野里

虫儿 蛙儿 稻穗

寒风在被窝外 肆意

被子下的我们 安和


我的第二场大雪

还下在了我的课本里

阳光凌冽 农民大叔

戴着皮帽 紧裏身衣

推出门来 一眼望去

大雪压住了 连村的

屋顶 玉米 栏栅 远树

白茫茫地一片

好一场大雪


二)冬

紧俏的清晨

玻璃窗外

柚子树上

微白茫茫

清冷的空气

围在被窝外

下雪了


我忙穿了衣服

赶下楼 推开门

那雪很大

足有膝盖深

我在石阶上 

一步一步地

慢慢地走去


阳光初冽

到处水滴

柚子树

像下雨的泉

家的后院

我的洗脚桶

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轻敲 破碎的冰

拿在手里 冰凉

手红得 甚至有点痛

哪来的稻草

吹出了一个洞

又吹出一个洞

稻草串起的冰

拎在手里


村口

一群刚做了爸爸的人

聚着

和一群上了年纪的人

说着

这雪好大

有人

指着后山岭上

一片还未融化的白雪

侧在那黑绿色的山岭

清冷的早晨阳光照下

融化的水流挂在石壁

闪着点点滴滴的光芒

不觉冷呀


三)冰

冬天的孩子

在昨夜倒满了一碗水

放在窗前

有时 它是冰

有时 它是水

如果冬天有什么等待

就在那碗里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品 | 评论 | 2022年11月29日

一)烛光

又玩到了天黑

夜晚 母亲点着蜡烛

坐在我身旁 手把手教我写字

油昏的烛光 只能照亮练习本

那么大的地方

那边大的后山

那么大的村庄

黑漆漆

昏暗暗

只有窗前的这点烛光

只有练习本泛的柔光

手把手 慢慢地

我的 一笔一划


二)作业

课堂上

老师点了我的名

问我作业写了没

竟是那么着急

我不知道昨天还有作业

昨天好像也没上课

怎么突然就问我要作业

“我写了”

“在哪里 拿出来”

我下意识地翻着书包

书包里 没有作业

“在家里”

“去 去家里 拿过来”

“哦好的”

我跑了老远的路 从学校

到家里楼上 打开柜子

翻了很久 翻了被子

确实没有 怎么会没有

又翻了很久 翻到昏头

我知道 那里没有我的作业


妈妈叫醒了我

在床上 我睡着了

她笑着问我

“你的书包呢”

我的书包

我的书包

“你的书包

  央央姐给你带回来了

  老师说 你作业没做”

傍晚 放学了

我的作业呢

原来 央央姐 有读书


三)训话

舅舅家 金庄村 又唱戏了

妈妈连晚带我去看戏

五色流彩 我和如意

忘我的人群中的忘我

被母亲拉着说悄悄话

“舅舅家里有好吃的给你吃

  你快去”

我转身跑到舅屋前

推开门

语文老师 班主任 坐在中前

那昏黄的酒桌上

摆满了吃的

他们 说说笑笑

身后 咿咿呀呀

我低压着头

被母亲推拉到老师旁

他们 说说笑笑

“……怎么样了”

“……知道了吗”

我什么也听不清

我什么也听不清

鞥 鞥 鞥

“听老师说的

  去吧 去看戏”

母亲 说着 笑着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品 | 评论 | 2022年11月28日

对于那村的人

原本觉得好笑

后来想想

想想伤感


对于那村的人

原先时常回看

后来渐渐

渐渐断然


如果那个村

还能那么热闹

也是有趣

即便羞愧


冷嗖嗖

冷湫湫

还住在村里的人

白天 夜晚

山色 溪流

秋天 如何了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城 | 评论 | 2022年11月25日

一)

如果白天不够挥霍

还有夜晚

如果十二个小时的白天

不够忧惶地挥霍

还有夜晚

如果白天不能消弭

还有夜晚

如果十二个小时的白天

不能消弭夜的恐惧

还有夜晚

如果夜晚不能停止

如果夜晚不能停止颤抖

如果剩余夜晚不能停止

夜晚带来的恐惧的颤抖

还有夜晚

白天确实只有十二小时

夜晚也只有十二个小时

当十二个小时被消用完

还有另外的十二个小时

只是这十二个小时需要

需要被无限划分切割

以让夜变得无限宽余

50%

剩余的50%会被再分

30%之后的20%再分

10%之后再分5%

5%之后再分2%

之后的

0.5%之

0.25%之

0.125%之

0.0134%之

0.00645%之

所有的问题 矛盾 颤栗 忧虑

被堆塞在每份的百分之

0.0000000…1的缝处

如天花板悬壁的银丝

微弱而纤亮

振动于黑漆的视野

划破销寂的夜

嗡地一声

断裂


二)

我大概知道

那些得了失心疯的女人

嘴里不断碎碎念的字谜

是什么 又是从何而起

就像上面一样

每一个疯子原是清醒的

只是描述这不可描述

极其细微之差别之处

大脑确实过载发热发懵

如果我们的理性不能

控制和捕捉这开始的

发动和设定出的意思

当大脑的理性确实不能

越过这至懵至热的时刻

就会陷入

无限地分割卡顿之中

我们怎能依赖和信任

这绝非可推靠的理性

他随时可能在紧要关头

断裂

如同我的中指尾骨肌腱

在一如往常地伸张之时

毫无防备地

啪地一声

断裂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2年11月11日

夏日

你如一白玉

清凉


盛慰

烦闷之长夜

垂涎


熄灭

白日之燥喃

平静


冬日

你如一白玉

温润


体贴

冷寂之长夜

满足


消去

白日之孤瑟

暖和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诗 | 评论 | 2022年10月15日

一)

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不争不吵

幸福是相互依靠

得一侣人

白头偕老


各降三分要求

同吃三分辛苦

互挡三分议论

共平多余猜忌


即便开头难遂

即便中道险阻

即便末路支离


生于此世

心安则定

心动则浮

万日周转

不过一夜



二)

漫漫人生中

总有一夜

最是难熬


或无声

或啜泣

或疑问

或恐慌

或闭门

或夜寻

或黑灯

或通明

或失人

或失心

或短暂

或无尽

或平静

或破碎


黎明

是答案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2年09月21日

过去绝境之繁华

由砖石的建筑

立砌于这土地

当下喧赫之盛誉

由不灭的香火

荫盖于这世间


开元寺 钟楼 天后宫

中山路 东湖 清源山

……

每个名字都有人注释

由过去的人

由现在的人

由网络的人

注释他过去之荣耀

注释他眼下之名声


却有一深夜

当我再次回忆起他时

却是感觉孤独的

孤独在浔埔村的丰海路

孤独在泰禾广场摩天轮

孤独在大街小巷的半空

孤独在或静或闹的寺庙


尤其在他入夜后

昏沉悠远的灯火

只在路边与街头

尤其在他新建地

了无声息的人流

只在零星的座椅


孤独且是此城的生息

竟与我全无关系

我只不过是他的过客

而已

没有享尽喧闹后的可归

没有谈尽人情后的可靠


这只是一座孤独的城市

像一个靡靡而活的老人

他讲述

有人来听

但没人与他生活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城 | 评论 | 2022年08月23日
KH
⛰️🌳👾🌨️🍚
更早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