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苦难

直白 彻底 明确

有些苦难

却十分懂得隐藏

在繁花似锦 烈火烹油的背后

是无限的等待查收的帐单

长长的帐单

用时间 用岁月去交付

换不来一个子儿回报

心力交瘁 左防右防

暗流涌动 筹谋划策

直到肉销蚀骨

两眼空空

一生去了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门外 | 评论 | 2023年02月01日

我们的最后一段路

走得比以往要快

公交  åœ°é“  åŠ¨è½¦

比任何时候更临近

也比过去更为准时

而临别却无话可说

那些一路所发生的

争吵也好和谐也好

这会儿却难得沉默

只有路边的喧闹与机械的轰鸣

四目所及的观望

不在近处更不在远方

有趣的是

经过那么多年以后

终于决心重新设定时

命运却在这路口转向

让他不得实践这决定

放眼看去

所有的站点早已安排

而我们却畅想着未来

路的尽头是什么

只有到达终点才知道

上上下下的那么多

那里的世界已经随着

上车的和送车的发生变幻

我们没能看到同一处风景

哭也罢笑也罢平平静静地送也罢

终于在这站点又把我们一分为二

转过头 挥挥手

再见了

亲爱的人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行 | 评论 | 2023年01月31日

很多齿轮的旋转

有其自身的动力

小的齿轮带动大的

那是儿子带着父亲

有些齿轮大的粗的

那是公家与老板

带着小的层层转动

它们紧密相连

绞转着粘稠黑黄的机油

如皮肤上胳膊肘的污渍

时间久了

我们常以为是齿轮自己在转动

但仔细看

那不是齿轮自己想转动

齿轮的转动耗费那么多的人力物力

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空有一身的转动

它们兢兢业业地凭借自身仅有的技术

维持自己去生发那个转动的力

它们害怕随时的停歇与损毁 开裂

并在旋转的过程中

希望尽可能地将自己变大

以便在这满是油渍的绞挤的连轴的机器中

保持某种特殊的重要的不可替换的作用


齿轮的世界如此紧密关联

尽量生造出我们需要的作用

那为何旋转及初始旋转的力是什么

我们不知道

我们只能知道

当我们面对这一轴扣着一轴的齿轮

不能让他坍塌与停歇

我们参与进去

刚开始也不过是顺带着自以为初始的力

却在这最终的配合中明白

原来每颗齿轮都如此胆战心惊

从微弱的推动的力到自动的旋转的力

到主动的转动的力到小心翼翼的跟力

生怕卡错

生怕无用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1月28日

每个动物会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

松鼠会上树

河狸会筑坝

旱獭会掘土

但它们不会成为老鹰遨游于天际

老鹰

目光如炬

看紧猎物一冲而下

用肥美的脂肪滋养羽毛

风雨更显其桀骜不驯的英姿

但风雨不会照顾松鼠河狸与旱獭

风雨是它们的险阻

阳光柔煦

却在阴影里伺伏杀机

为了眼下的食物

不知日复一日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1月22日

雨太大

风太大

掀翻瓦片

掀起屋顶

撕开铁皮

房子漏勺般

沉甸又通透

木板 家具 被褥

在里面湿淋搅拌

一切岌岌可危

一切慌张惊叫

合着雨的噼啪声

合着风的呼啸声

神经敏感又惴惴不安的

眼 脚 手

快去外头避避

狂风大作 刮脱了伞

暴雨如注 垂如子弹

朝着怯弱的身子射击

疼痛呀 疼痛呀

眼前孩子的笑声

打向男人的惊魂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人 | 评论 | 2023年01月14日

有些美好的人

虽心向往

却不得焉

放手 怀念

不舍

谁是那个与之

共度一生之人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信 | 评论 | 2023年01月12日

金字塔的崩塌从边缘开始

像沙砾没有骨头和血肉

沙砾间也没有众志成城的粘稠

他们踩站在沙砾上

一粒粒陷入沙砾的漩涡

直到沙砾湮没沙砾

成为一片无有名字的沙丘


在繁华的最高处与最中央

此刻尽情享受顶端的幸福与荣耀

那遥远四周的坍塌的烟尘

还如远山清晨朦胧睡醒的薄雾

尽显忧郁与衰愁

阳光直射这鲜艳嫩白的肌肤

此时正打了个哈欠

松软的哈欠在脚下徘徊

连着淡淡的烟尘

令脚边的沙发歪斜

那是脚下的土地歪斜

那土地连着土地

是沙砾的土地


中央到底有没有震动

繁华的中央到底能不能感到震动

只有处在繁华中央的人知道

他们晒着高脚杯与鲜肉

不知道是对远山的馈敬

还是对颤栗的激敏反应

此刻在观察者眼里

竟也不能读懂那人的消息


沙砾的坍塌是窒息的

原本他们组成钢墙

原本他们组成地基

在规训与规训之间

每个人组成他所组成的

至少有向上的力

虽然承受无上的来自顶头的力

虽然承受来自左右拥挤的力

但他们没有被坍塌

没有被此刻无数万千的沙砾掩埋

他们不能呼吸

他们没有空气


坍塌的金字塔的最高处

还保留塔尖状的形体

他们有从最高处跌落

覆盖成坍塌沙丘的外皮

阳光还能照耀他们

风儿最先把他们吹起

带去另一座沙丘


此刻

他并不希望坍塌

他希望金字塔还是金字塔

他希望上面还是上面

享受光与酒

顶着上头传递下来的压力

在底层

他可以努力往上攀爬

他在想

他是怎样的沙砾

还是无限弱小而底层的沙砾

他能不能承受伟大的体量

如同蚂蚁背负巨人的重量

发布:KH | 查看全文 | 分类:城 | 评论 | 2023年01月08日
« 之后的文章 KH
⛰️🌳👾🌨️🍚
更早的文章 »